当前位置:磨耳朵资讯警校招生对女性限额引舆论战 是歧视还是保护?
警校招生对女性限额引舆论战 是歧视还是保护?
2022-11-27

随着新一年高校招生季的来临,许多学校纷纷发布了2019年的招生简章。其中,一些警察学院规定录取女生比例不超过15%的招生计划在网上引发了争议。类似地,有网友发现,在中国消防救援学院2019年的招生计划中,预计招收的男生为302人,女生仅为18人。在针对警校招生对女性限额15%是否为性别歧视的问题进行讨论的同时,一些讨论者给提出问题的女权主义者打上了“伪女权”“极端女权”的标签。一些网友认为这样基于性别的限制破坏了男女的机会平等,本质上是一种性别歧视;另一些人则认为限定男女招生比例合情合理,反而是站在“女权”主义立场的言论过于上纲上线,无故引发了争端。(6月17日 界面新闻《警校招生对女性限额:是歧视还是保护?》)

舆情梳理

其实,自认证微博@绵阳网警巡查执法 6月10日发文呼吁打击“极端女权”而遭网友围攻后,舆论对“极端女权”的关注热度就持续升温。从舆论情况看,由于缺乏官方定义,群众对“女权”、“极端女权”的理解存在偏差,才会出现一些恶意曲解女性权益的人士故意煽风点火,企图煽动舆论。

6月14日,@中国妇女报 刊文《“消防员”,不是他专利》,为伦敦消防局通过社交平台向《小猪佩奇》节目制作团队喊话“使用过时的刻板词汇会(‘fireman’,有明确性别指向)让女孩不愿意当消防员”而点赞,称其具有极强的社会性别意识。@中国妇女报 认为,一个用词往往并非小事,而是表达者思想维度的写照和表征。“现在有女消防员这一现实建立在消防员队伍向女性敞开大门这一前提之下,如果有关部门守着陈规旧历不招录女性,那就永远不会有女消防员。”

6月15日,针对“中国消防救援学院2019年的招生计划以及警校招生对女性限额15%”这一规定,中国妇女报通过微博、微信公众号转载CGTN原创文章《抱歉,警校招生规定男女比例这件事,我们还是需要质疑》指出,追求性别平权,并非是要否认差异的存在,只是希望得到同等的机会。与其判断一个职业是否适合男性或女性,不如把职业的需求具体化为不同的能力要素(如体能、耐力、敏捷性等等),并根据这些相关的能力来选拔学生,而不是基于对性别的刻板印象。文中还提到@绵阳网警巡查执法 6月10日发布的那则“打击极端女权”的微博公告,认为该公告把质疑性别比例就是“田园女权”推向了顶峰。

中国妇女报连续几日刊发涉及消防员的文章为女性呐喊,且又提及@绵阳网警巡查执法 打击极端女权一事,在获部分舆论点赞的同时,也引起不少舆论质疑中国妇女报恶意怼中国消防,公开为“极端女权”呐喊,担忧遭受“极端女权”渗透的黑化,引发舆论热议。其中,@ANDMUCHMORE 发表的文章《极端女权中国妇女报、CGTN怒怼绵阳网警惨遭翻车》,被阅读超过3.3万次,@ANDMUCHMORE 发表的文章《为极端女权果子狸喝彩的中国妇女报》,被阅读超过17万次,网友关注度较高。类似“中国妇女报要统一消防员录用标准,结果只能统一到男性高标准。女性标准本来远低于男性,标准一旦抬高,录用的女性会更少。退一步讲,假使标准真的统一成女性低标,男女竞争按分数录取,结果必然导致一个女性都招不到”“希望国家立法严厉打击这些打着女权主义为幌子背地里却传播极端主义的伪女权极端恶势力组织,从各方面逐渐压缩这些极端组织生存空间”等言论,获不少点赞支持。

舆情简析

自从反性骚扰运动爆发以来,“女权”行动者们通过网络媒体汇聚了无数女性的个人经验,揭露社会中压抑女性的客观环境,冲撞大众习以为常又限制女性的规则,激发了公众对性别议题空前的热情。这些过程中,一些“极端女权”主义者打着为女性争取权益的幌子,利用微博,贴吧,公众号等社交平台,发布一些捏造,扭曲的不实言论,激化社会矛盾,混淆视听。

在这样一种舆论背景下,近期,涉“女权”、“极端女权”的话题多发,成为舆论热议焦点之一,除了网友茶余饭后喜欢抨击一二,不少媒体也积极发表评论文章“蹭流量”。由于相关部门对“女权”的宣传力度不足,群众对“女权”的了解仍然不够清晰,导致当下的舆论生态中,舆论对“女权”“极端女权”的认知产生了交集,让真正的“女权”主义者难以发声。

分析认为,“女权”主义追求的是平等与自由的权利,主张的是女性的独立自强。而“极端女权”则是结合中西两种价值观,只索取其中的权利,不承担任何一项义务的行为。当舆论对“女权”和“极端女权”的认识出现模糊,“女权”主义则被变相看作“极端女权”,从而遭致舆论炮轰。反之,“极端女权”也可能会被当作是捍卫女性权益的“女权”,甚至获得一些拥戴。由于网络空间错综复杂,很多不良信息在其中悄然传播,其表面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涌动。因此,打击极端主义,是清网净网的第一要务;而如何让群众真正认知“女权”与“极端女权”的差别,则是相关部门当下需要思考的方向。

(舆情分析师 彭清敏)